<dfn id="nkmhn"><li id="nkmhn"></li></dfn>

<strike id="nkmhn"></strike>
    <th id="nkmhn"><video id="nkmhn"><span id="nkmhn"></span></video></th>
    <big id="nkmhn"><nobr id="nkmhn"></nobr></big>
    
    
    <big id="nkmhn"></big>

      1. <big id="nkmhn"><em id="nkmhn"></em></big>
      2. <source id="nkmhn"></source>
        <strike id="nkmhn"></strike>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全面深化改革 論壇網-改革綜合

        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提速 多方密集謀劃推進

        時間:2021-10-14 15:03 來源:經濟參考報

        重陽節前夕,我國居民養老保障再迎利好?!督洕鷧⒖紙蟆酚浾攉@悉,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切實解決“養不起老”“養不好老”的民生痛點,有關部門正在密集謀劃部署推進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將加快構建基本養老服務制度框架,研究建立基本養老服務清單和指導目錄,加強城鄉區域統籌,推進基本養老服務均等化。頂層設計思路漸明的同時,不少地方也在加快研究基本養老服務的制度設計,并陸續出臺相關文件。

        民政部數據顯示,目前我國養老服務機構和設施增長到34萬個,基本養老服務制度逐步完善,初步建成居家社區機構相協調、醫養康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基本形成了政府為主導、市場為主體、社會和家庭廣泛參與的養老服務發展格局。不過,我國養老服務仍存在不均衡問題,不少老年人還面臨“養不起老”“養不好老”等急難愁盼問題。

        為保障全體老年人基本養老服務需求,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正提速推進。據了解,近日,民政部召開全國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建設推進電視電話會議,研究部署推進基本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強調要加快構建基本養老服務制度框架,研究建立基本養老服務指導目錄,完善對象精準識別和動態管理機制,健全服務有效供給制度。要從設施、資金、人才等方面進一步強化優先意識和要素保障等。

        “基本養老服務體系是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的重要內容,是保障全體老年人基本養老服務需求的服務制度,是與養老保險等制度相互銜接、互為支持的老有所養的制度安排。”民政部養老服務司副司長李邦華日前透露,民政部正會同相關部門研究健全基本養老服務體系的政策文件,要明確基本養老服務的對象、清單,以生活安全、失能照護為主要內容,保障基本養老服務。

        “目前民政部正在研究建立基本養老服務指導目錄,進一步細化基本養老服務項目的覆蓋人群、服務內容、設施建設、功能布局、設備配置等標準要求。”李邦華說。

        不少地方也在加快研究基本養老服務的制度設計,并陸續出臺相關文件。日前,北京市民政局聯合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委員會共同編制《北京市養老服務專項規劃(2021年—2035年)》,明確各區、各街道(鄉鎮)養老服務設施的空間布局、功能結構、數量規模以及養老服務產業的可期目標和發展路徑。

        此外,《貴州省養老服務條例》自10月1日起施行,從建立健全城市失能老年人機構照護服務體系、探索建立城市居家上門照料服務體系、探索建立活力老年人康養服務體系、逐步推進農村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實施市場主體培育工程等方面健全完善基本養老服務體系。

        10月8日,寧波市召開全市為老服務體系建設領導小組會議,專題研究加快基本養老服務體系供給。據悉,寧波將編制實施養老服務設施布局中長期規劃(2021—2035年),根據老年人口密度,增加中心城區嵌入式、多功能、綜合性養老服務設施,確保每個區縣(市)至少建有1家公辦養老機構。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黨委副書記、正高級經濟師姜春力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要把健全基本養老服務體系納入地方“十四五”養老服務體系建設中長期發展規劃和基本公共服務體系規劃,加強對基本養老服務的制度設計和實踐探索。

        “要加強基本養老服務頂層設計,形成‘1+X’的基本養老服務制度體系,推動基本養老服務機構‘公建民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建立和完善基本養老服務標準規范。完善居家養老服務體系建設,實施政府購買基本養老服務,為居家基本服務對象提供生活照料、康復醫療和家政照料等服務。”姜春力說。

        “基本養老服務體系重難點在于居家養老服務體系以及農村養老服務體系的建立。”和君康養事業部投研負責人秦婧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居家養老服務體系方面,此前重點是居家養老服務的覆蓋,下一步可借助租賃試點政策加大對居家康復輔具的投入,降低家庭贍養負擔。農村養老服務體系方面,在護理人員短期、缺乏支付能力發展現狀下,一方面要發揮農村剩余勞動力作用,探索“小老人幫助老老人”服務模式,另一方面積極引入社會資源和金融資本,加大農村養老服務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在建設基本養老服務體系中,在突出政府供給保障主體地位的同時,還要發揮市場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實現政府主導、家庭盡責、市場和社會參與的有機統一。

        此外,做好與長期護理保險、老年人福利和救助制度等相關領域的政策銜接,也成為建設基本養老服務體系的重要一環。以長期護理保險為例,姜春力認為,要在開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城市中,探索將部分試點城市實施的老年綜合津貼、高齡津貼、失能老年人機構護理補貼等制度與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相銜接,提高政府財政補貼效率。

        “要著力打造以長期護理保險服務為龍頭的基本養老照護服務聯合體,重點面向失能及存在失能風險以及術后康復老年人,聯合轄區醫療、康復、養老等服務機構,建立分工明確、專業性強的基本養老照護服務隊伍,通過長期護理保險和政府財政補貼的資金紐帶,實現機構、社區、家庭照護醫療、養老資源的無縫銜接。”姜春力表示。

        首頁
        相關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