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nkmhn"><li id="nkmhn"></li></dfn>

<strike id="nkmhn"></strike>
    <th id="nkmhn"><video id="nkmhn"><span id="nkmhn"></span></video></th>
    <big id="nkmhn"><nobr id="nkmhn"></nobr></big>
    
    
    <big id="nkmhn"></big>

      1. <big id="nkmhn"><em id="nkmhn"></em></big>
      2. <source id="nkmhn"></source>
        <strike id="nkmhn"></strike>

        首頁 中國改革論壇網 論壇網-我院動態

        “中國高水平對外開放與貿易強國建設”研討會在京召開

        時間:2023-02-21 22:00 來源:中改院

        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推動貨物貿易優化升級,創新服務貿易發展機制,發展數字貿易,加快建設貿易強國。”加快建設貿易強國,是我國著力構建新發展格局,堅定推動高水平開放的重大舉措,也是推進世界經濟再平衡的重大戰略抉擇。2月21日下午,由同濟大學與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主辦、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北京代表處承辦、北京熱景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支持的“中國高水平對外開放與貿易強國建設”研討會在北京召開。來自相關部委、高校和科研院所、金融機構、行業協會、企業以及媒體代表近70余位參加研討。與會嘉賓圍繞“制度型開放與貿易強國建設”、“服務貿易高水平開放與優質高效服務業新體系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海南自貿港與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建設”等議題展開深入討論,建言獻策。1676988079860沈小敏 攝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遲福林發表題為“以貿易結構轉型推動建設貿易強國”的致辭演講。他指出,第一,在產業結構變革與服務業市場開放的雙重推動下,我國貿易結構轉型升級仍有巨大空間,關鍵是加快釋放服務貿易潛力。第二,要著力穩步擴大服務領域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增強貿易結構轉型的動力,推動服務領域制度型開放,推動服務業市場開放,推動服務領域的規則規制管理標準對接。第三,務實推進RCEP進程,拓寬貿易結構轉型空間。當前,推動貿易結構轉型,要重點抓住RCEP這個大市場,用好RCEP服務貿易條款,推動自身服務貿易創新發展;同時,主動加快落實RCEP條款及相關承諾。

        同濟大學常務副校長呂培明在致辭演講中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騰飛離不開對外開放的促進作用和貿易的帶動作用;面向未來,高水平對外開放和高質量對外貿易仍將是我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動力。把我國建設成為貿易強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需要穩步擴大制度型開放,需要實行創新驅動戰略,需要在均衡發展中打造國際競爭力,需要進一步深化國際合作,需要全面提升貿易安全保障能力,有效維護國家經濟安全。

        商務部原副部長魏建國在特邀演講中指出,制度型開放的突破口在于全生產要素的最佳配置。他認為,未來五年,中國制度型開放將給中國高質量發展釋放更多紅利。傳統的國際經貿規則和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已難以適應當前新形勢的需要;制度型開放將是全生產要素的最佳配置,是全面的新型的開放。推動制度型開放,一是要做好頂層設計;二是要主動對標各種自貿協定,特別是RCEP和CPTPP等;三是不搞單兵推進、零打碎敲,要真正實行立體式、全方位的改革。

        財政部原副部長朱光耀在特邀演講中指出,中國是全球第一大商品貿易國,但還不是處于全球領先地位的貿易強國。中國“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高水平對外開放來推進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更加緊密的融合,使中國的超大規模市場發揮巨大的吸引力,讓中國產品在全球市場更加暢銷,造福世界各國人民。尤其是隨著數字經濟的快速發展,參與數字經濟國際規則的制定至關重要,需要加強政策協調,有效平衡發展和安全,推動加入DEPA的進程。

        同濟大學特聘教授劉興華在主持討論時指出,制度型開放對于加快建設貿易強國、構建新發展格局、促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和世界經濟持續穩定增長重大意義。制度型開放要在以下三個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一是加快構建與國際通行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相銜接的制度體系,以高水平對外開放促進國內繼續深化改革,推動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創造新動力;二是通過實行制度型開放,深度參與全球產業分工和合作,維護多元穩定的國際經濟格局和經貿關系,為促進全球經濟持續穩定增長繼續貢獻中國力量;三是積極參與新一輪技術革命和產業變革背景下的國際經貿規則制定和完善,為推動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新型經濟全球化提供中國智慧。

        圍繞“制度型開放與貿易強國建設”,商務部政研室二級巡視員陳霖指出,開放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內在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題中之義,而且歷史已經證明了中國越開放越發展,越發展越開放。全面貫徹落實黨的二十大精神,需要堅持高水平開放,以高水平開放促進深層次改革、推動高質量發展。一是堅定開放理念;二是加大開放力度;三是用好開放平臺;四是深化開放合作;五是守住開放的安全底線。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認為,我國建設貿易強國面臨五個方面貿易轉移的挑戰,即大國競爭博弈引發的貿易轉移、俄烏沖突引發的貿易轉移、百年疫情引發的貿易轉移、成本驅動型貿易轉移、國內企業走出去引發的貿易轉型。為此,相關統計指標要從GDP轉向GNP;要把轉口作為貿易創新發展的重點,打造世界型貿易平臺,通過中國給全世界創造出口、進口、轉口的機會;要將貿易強國和國家的其他大戰略有機結合。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指出,第一,隨著中國服務需求的日益增長,服務業對外開放需求加大,從這個意義上說高水平開放就是標準的對接。第二,在全球貿易標準制定上,貿易標準就是需要重新考慮的重要問題,這個標準是獨特的標準,是對中國經濟發展有益的標準。第三,中國在制造業產業基礎上構筑服務業,形成生產服務標準,打造新的貿易圈。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副院長趙萍認為,要以制度型開放推進貿易強國建設。一是激活市場主體活力;二是提升產品、服務和供應鏈競爭力;三是聯通并拓展開放合作空間;四是統籌發展與安全。北京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所長、光華管理學院教授陳玉宇指出,目前已經進入全球化調整期,唯有技術進步、知識擴散和配置效率的改進才是經濟增長的長期驅動力量。中國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就是要順應大勢,開展技術創新、模式創新、貿易創新,與世界各國共同推動全球經濟增長。

        圍繞“服務貿易高水平開放與優質高效服務業新體系建設”,中國國際交流中心產業信息部副部長王曉紅在主持時提出,服務貿易是我國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高水平開放的重中之重,制度型開放是服務貿易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趙宏指出,建設貿易強國不僅面臨科技和核心技術方面的差距和挑戰,而且在理論供給、國際規則供給、國際制度供給方面還需要進一步提升。清華大學全球證券市場研究院院長、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楊之曙指出,高質量的人才培養是高質量發展的基礎。要打造一批高質量的人才隊伍,提升基礎研究能力。堅持對外開放、交流,引進高水平人才,是高質量發展的重要保障。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張建平指出,要以服務貿易開放發展推動貿易強國建設。第一,以服務貿易促進貿易強國的建設,任務很艱巨,壓力非常大。服務業發展不充分影響服務貿易的競爭力,影響國際競爭中貿易規模和市場份額。第二,服務貿易開放對于改革,對制度型開放有很大的依賴,需要著力推進。第三,提升服務貿易的競爭力,需要對標CPTPP和DEPA。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畢吉耀認為,協同推進強大國內市場和貿易強國建設,是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任務和應有之義。協同推進兩強建設的著力點,一是強化產業支撐;二是培育增長新動能;三是優化發展環境;四是完善空間布局。北京熱景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國際事業部總監林潤暉認為,從企業角度看,要堅持開放,通過貨物貿易走出去,在資金上將給企業提供升級的物質基礎;適應海外標準,有利于提升企業管理和標準。企業只有在海外市場中競爭,吸取經驗,才能實現更好更快的增長。

        圍繞“自由貿易試驗區、海南自貿港與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絡建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郭達在主持中提出,無論是提升自貿試驗區,還是加快推進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一方面要適應全球貿易規則突出趨勢,突出重點和焦點,另一方面要適應推進RCEP進程的趨勢,在我國對外開放合作中發揮重要樞紐重要平臺或重要支點的作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原部長趙晉平指出,壓力測試是自貿試驗區誕生以來的重大使命。但當前壓力測試進程還難以適應推進高水平開放的需要;某些發達國家挑起的“脫鉤、斷鏈”對自貿試驗區帶來挑戰。推進制度型開放,要在自貿試驗區或者自由貿易港進行壓力測試的基礎上盡快提出更加完備化更加科學有效的方法。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世貿組織研究院教授周念利就自貿港(區)數字服務貿易治理提出相關建議。她認為,解決底層技術難題是支撐相關治理工作落地的基礎;要摸清治理的基本層面并善于解決各層面的主要矛盾;充分重視服務部門的異質性,找準各部門的開放關鍵;注重根植產業或治理實踐推出原創引領型制度創新;影響數字服務貿易的國內措施需必要合理客觀且公正;數字服務貿易開放監管重心從事前向事中、事后轉移;注重數字服務開放部門規則與一般規則相統籌;夯實和完善與數字服務貿易發展相關的底層立法。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政治經濟學研究室主任徐秀軍認為,服務制度型開放的目標就是要實現更高水平的貿易自由化便利化、更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區網絡、更加緊密的多雙邊和區域經貿合作、更加牢固的全球貿易伙伴關系。為此,需要采取升級、擴員、加入、新建這四個方面的舉措。中國貿促會北京市分會副主任張秀峰表示,北京推進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和中國(北京)自由貿易試驗區這“兩區”建設,推動北京“兩區政策”疊加,有利于北京在前期服務業擴大開放試點的基礎上,在更高水平上進行開放創新實踐。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員葉欣指出,要讓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好地服務貿易強國建設,一是要更好地服務和融入發展新格局;二是更加注重引領高標準的經貿規則;三是要更加注重協調發展;四是要更加注重全球產業分工和合作;五是要更加關注數字貿易新興和風險防控等壓力測試,提升相關領域的風險防控能力。

        首頁
        相關
        頂部